Friday, May 02, 2008

Debunking 林行止 Part Two (by Yeung Wai Hong)

With kind permission from Mr Yeung Wai Hong, his forthcoming article in the next issue of Next Magazine is posted below, enjoy:

林行止先生新近的一篇文章令我既驚愕亦失落,相信好些《信報》及林先生的長期 忠實讀者都同樣感到震撼。教我久久不能釋懷的是林先生這句說話:
寫了三十多年政經評論,筆者對過去理直氣壯地維護資本主義制度頗生悔意,因為 看到了太多不公平手段和欺詐性活動,而一些本以為放諸四海皆准的理論則經不起 現實考驗(比如價高必然使產量增加促致價格回順)……。筆者真的希望中國不要 徹底走資,社會主義的確能夠維繫社會公平,中國若能定出一套「向錢看」與社會 公平間平衡發展的政策,中國的崛起才對提高人類福祉有積極意義!(《信報》二 ○○八年四月廿八日)


體現勇氣的肺腑之言 林先生這肺腑之言令我不期然反思:會否有一天我也有他今天的悔意?果如此,我 又會否像他那樣以社會主義為出路?到了那一天,我又會否有林先生打倒昨日之我 的勇氣?有這個勇氣,又能否像林先生那樣向讀者坦誠交代?

深受困擾,回首思索我是怎麼樣「理直氣壯地維護資本主義制度」起來的。話說讀 過經濟學的入門課,微觀、宏觀過後,再又硬啃過什麼經濟發展論、公共理財、經 濟思想史,可還是摸不透經濟學到底是什麼的一門學問,更遑論維護資本主義了 (我是「解放」後出生的,礙於基因結構,要理直氣壯地維護共產主義制度亦無從 啊)。

「極端自由市場信徒」有這個流行說法:「一切通常都是由蘭德開始的(It usually begins with Ayn Rand)」。我個人的經驗亦是如此。我有兩個蘭德迷的 同學,茶餘飯後,不管什麼話題,我每一開口便給他們異口同聲、不屑地駁斥: 「蘭德說過了。」

不勝其擾,拿了他們朝夕掛在唇邊的《巨人聳肩》(Atlas Shrugged)來看,一發 不可收拾 —— 我啃掉蘭德所有的小說,對資本主義制度造福人群從此深信不疑 —— 這個信念至今沒有動搖。不過蘭德也只是個開始而已,我要是對市場還是有 點認識的話,那是拜海耶克及張五常之賜。
蘭德的桃花源 早前我在此跟大家交代過了,《巨人聳肩》是個桃花源的故事,說的是一班實業家 、銀行家、經濟學家、作曲家、哲學家……不堪官僚的干預壓迫,拒絕讓偽善的官 僚寄生蟲吸血,齊齊「罷工」,終致令整個社會停頓下來。

這些為世界創造財富、藝術、理念的巨人建起了一個沒有官僚、沒有政府、沒有不 勞而獲、沒有抽稅均分財富的世外桃源。這個桃源裡是個赤裸裸資本主義社會的縮 影,一切活動都是你情我願的交易,所有行為皆以個人利益為本位;自私非但絕不 醜惡,反而是最崇高的情操(蘭德的一本文集以The Virtue of Selfishness為 名)。

蘭德狠批官僚假公平之名干預、吸血自肥,讓我�饇g了好一陣子。及後讀了海耶克 的《自由的憲章》才恍然大悟,蘭德的桃花源跟馬克思「各盡其能、各取所需」的 地上天堂一丘之貉而已;兩者的終極目標雖則南轅北轍 —— 在蘭德的理想國裡人 人自私自利而社會和諧富足,在社會主義的烏托邦則人人無私奉獻而一切天天向上 —— 可是其出發點則如一,那就是嚴復說的「強物情,就己意」;無論是蘭德或 馬克思都蔑視生活現實,追求他們的理想則必然不擇手段,踐踏扭曲人性,竊瀆人 的尊嚴。

科學實證不是喊口號 當我猶為蘭德迷倒之際,張五常給我當頭棒喝:「你口中的政府萬惡不赦,為什麼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普天之下便有政府的存在?」這個問題醍壺灌頂,令我體認到要 了解現象、加以解釋才是提升認知的科學方法;否則喊喊口號,又豈有助於解決問 題?到頭來要改善眼前境況,人類便得要解決不斷湧現的問題,是不是?

從解釋現象入手,則更加鞏固我對資本主義制度的擁護。香港了無天然資源,大家 都是中國人,香港人的物質條件勝過大陸多矣 —— 而又活得更有尊嚴 —— 那當 然是得體制之利了。同樣,歐美的生活條件亦顯非一切要排隊配給的東歐計劃經濟 所能望其項背。在這些鐵一般的事實面前,毋須多費唇舌,拿出平常心來,便不難 認定只有市場才能真正造福人群。然而市場到底又是什麼?為什麼科學地調撥資源 、計劃經濟,其效果竟又及不上看似完全無人駕駛的市場?

市場是個發現探索的過程 海耶克給市場冠以不少稱號,超級電腦一也;發現、探索的過程二也。總的說來, 他告訴我市場不是像書本上說的,是個按邊際功能支配資源的過程。在他來說,以 市場運作為計數是既矮化亦醜化了市場 —— 若然可以這樣機械化地支配資源,任 何懂得計數的工程師都可以把資源發揮得淋漓盡致,讓所有國家都安樂富足,那又 豈還有貧富懸殊的問題?事實上當蘇聯和中國還站在市場經濟的對立面時,也都是 由工程師治國的。不幸「理性」的計劃經濟非但沒有為人民謀幸福,反而導致飢孚 遍野、生靈塗炭。

若然不是個理性、機械地支配資源的過程,那麼市場又是什麼?在海耶克來說,市 場不是個地方,亦不是個會社組織,而是個讓人們交換資訊的過程。這跟生產、消 費等民生經濟活動有何相干?海耶克言人所未言之處,是指出一切經濟活動都是以 資訊為基礎的:每個人對自身處境的掌握都至為獨特,沒有兩個人知道的東西是完 全一樣的;而一旦境況起了變化,每個人的反應亦往往有別於人;而市場也者,便 是個交換獨特資訊的過程。

資訊的鴻溝 海耶克這個資訊論看似平平無奇,然而用心善良、救世為懷的人則又往往體味不透 箇中真諦,而要政府干預這、干預那以致引發這種、那種「非原先設想的後果」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設立最低工資對付貧富懸殊,導致失業漲升, 衍生福利開支、形成依賴福利過日的沉淪一族;給印尼海嘯災民提供先進漁船,捕 獵過度,以致魚穫下跌。好心做壞事,因為主觀意願跟具體事實之間,有一道干預 主義者跨越不來的資訊鴻溝,內裡暗藏無窮無盡單憑個別人的識見設想不來的「意 外」—— 每個人掌握獨特的資訊,這些資訊不為人知,當然是在為政者的設想之 外了。

海耶克從這個資訊鴻溝再作引伸 —— 所有「強物情、就己意」的干預,都必然引 發出其不意、「非原先設想的後果」,故此執權者也就有必要力求克制不作干預 —— 這又不止於利來利往的買賣活動而已。 海耶克認為社會體制、倫理關係是長期演變的結果,都累積了前人無窮的智慧。要 是對眼底看似不公平、不合理的現象沒有個透徹的認識便妄作干預,其後果往往不 堪想像 —— 美國給未婚媽媽提供救援,用心是保護小孩子,結果則導致離婚率激 增、破碎家庭的子女欠缺母愛,濫藥嚴重、教育水平下降。若然如此,任何干預固 然要慎始,不可輕舉莽動;更萬萬不可輕言革命:當下雖有盛世中華之稱,共產革 命毀滅說不出的累積智慧;這般浩劫又豈是三十年開放改革便平反得過來的?

捨市場經濟別無選擇

故此,我無藥可救地擁護資本主義體制,並不單純是因為市場經濟打造了有目共睹 的物質繁榮。海耶克說過了,市場經濟必定要以個人(而不是社會、國家)為本, 唯其如此,資源效益才能全面發揮和提升。政府一旦插手干預市場,首當其衝的, 必定是以個人為本的價值觀,故此也就必然打擊人權、自由。沒有以武力為後盾的 稅吏,便不可能以累進稅制、均分財富。稅吏、官僚手握大權,濫權腐敗的日子又 還會遠嗎?故此不管用心如何良善,一切干預都勢必威脅人權自由,都必定侵犯人 的尊嚴。

我不以為建基於私有產權、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是個至善至美的體制。我們生活在 現實世界,而不是在桃花源裡,恐怕是沒有個令人類認同的完美的制度的了。到了 我這把年紀,我認同的是戴卓爾夫人說的TINA:捨市場經濟之外,別無選擇 —— There is no alternative。這不是喊口號,而是張五常的科學實證得出的結 果。

圖字:回首前程,我「理直氣壯地維護資本主義制度」,是拜蘭德、海耶克及張五 常這三張皇牌之賜。

2 comments:

tea freak said...

Gary, 楊先生解釋安蘭德和海耶克很清楚了,請問文中提及的「張五常的實證」是甚麼?

said...

愚見認為,張五常教授提出過的佃農理論、戲院票價安排、千里養魚例子等等,在在反映市場安排是何等複雜,很難想像計劃經濟下的專家和官員能有如此動機、能力處理。